旧时路缄忆

♬岁月不堪数故人不知处,最是人间留不住。♬

🇨🇦「13hour时差海外党」圈名困鲸/雁竹,随意就好。w
专心搞同人,墙头多多。不入流写手,脑洞梗一大堆,原创只会写小段子。(咕咕咕x)
偶尔丧气,日常摄影。

相泽老师表情包来一发。我爱他。qvq
喜欢自取鸭。

【长评搬运】伏魔洞和不夜天

他已经死过一次了,还要怎样?

献设真的是一场意外,他安安分分做了13年的孤魂野鬼。他不是不想回来了的。


霜雪千年:

伏魔洞和不夜天  


一直很介意“玄羽羡在伏魔洞内言行ooc或三观不正”和“魏无羡血洗不夜天罪孽深重无法偿还”的说法,所以忍不住说两句。


——


他道:“那你究竟想怎么样。”


方梦辰一怔。魏无羡道:“你究竟想要什么?无非是要我下场凄惨以消自己心头之恨罢了。”


他指了指人群中昏迷的易为春,道:“他没了一条腿,我碎尸万段;你失去双亲,而我早就家破人亡,被家族驱逐是条丧家之犬,双亲骨灰都没见着一个。”


魏无羡又道:“还是恨温氏余孽?你们口中的温氏余孽,十三年前就死过一次。而就在这里,就在刚才,他们为了我,为了救你们,又死了一次。这次是灰飞烟灭。


他道:“请问你们究竟还要怎么样?”


——


有些人认为wifi这段话是在装可怜逃避责任,并且很ooc,及其的三观不正。那我只想说,这么认为的童鞋,真可以去看看眼科和脑科了。


这段话算是魏无羡重生之后少见的激愤之言,和他刚刚的经历绝对有关:他发现四叔、婆婆那些被屠杀的人在血池里等了13年,来见他们一面,目睹他们帮了他,救了包括当年凶手在内的所有人,然后化为尘泥。因此心情震荡,并且被唤起了他对乱葬岗围剿的痛苦记忆:没能保住这些人是他最大的痛苦和失败之一。没有这件事,基本不会有那番话。


装可怜?不存在的。wifi对一群迫不及待跑上山去给金光瑶当炮灰,结果需要wifi、忘机和“温氏余孽”来救命,现在还拿不稳剑的人装可怜?恐怕那帮人自己脸都没有这么大。


如果这些神气活现的人像当年的聂明玦一样——聂明玦对金光瑶感到愤怒,要杀他,然而金光瑶刚救了他的命,于是他决定先杀金光瑶,再自杀以还救命之恩——倒是让人佩服。


他们的平庸乃至稍稍可鄙之处在于好处要受,让自己不舒服不愉快有负担的想法要赶紧抛弃。相比之下那个冲魏无羡大吼的易为春都还有点意思。(本部分引用zhuazhua的某次回复)


——


至于逃避责任,我不觉得wifi对这些人有“责任”,所以谈不上“逃避”。


------


“这数千人里,真正和魏无羡有仇的约莫只有二十人上下,其余的全都是听到围剿便不假思索参与的,可以说只是正义路人,出于道义才一同前来讨伐。”


-------


参加第二次乱葬岗围剿的除了四世家外,基本上就是这些“正义路人”,而这些人中和“真正和魏无羡有仇的约莫只有二十人上下”,而这个仇就不得不提“血洗不夜天”了。


——


“他一抬头,看见了城墙上贴的那张巨大告示。方才这群人,就是围着这张告示在讨论。


 告示最上方,写的是“誓师大会”四个字,内容是以兰陵金氏、清河聂氏、云梦江氏、姑苏蓝氏为首的四大家族,要在岐山温氏被废弃的仙府不夜天城的废墟之上,将温氏余孽的骨灰飞洒,同时誓师,与占据乱葬岗的夷陵老祖势不两立。”


“同时誓师,与占据乱葬岗的夷陵老祖势不两立”!!!


誓师:是指出征前统帅向战士宣布作战意义,表示决心的意思,也泛指在群众集会庄严地表示决心。常用词语是誓师大会。


誓师大会的本意就是将所有思想一致的人聚在一起,换句话说,誓师大会上的每一个人都是以“杀死夷陵老祖魏无羡”为目标站在这里的。每一个人!(不要提师姐和忘机,他俩是追着wifi到的不夜天,也不要提江澄,他太特殊,怎么想见仁见智)


不夜天的本质是一场战争,按现代的道德标准,三千人先宣誓要围剿并先动手(围剿是战争的一种,tg反围剿了解一下),明显是侵略者,侵略者怪被侵略者在残忍杀害很多敌方士兵,恕我直言,太不要脸了,合着只要是一群人杀一个人,那个人逃不出去时只能等死,不然就是残忍杀害很多人了。所以死在不夜天的修士,除了师姐外,都不无辜。


而这些死者里大概包括这三种人----


一、以金光善、姚宗主为首的觊觎阴虎符的野心家


这一类人没什么好说的,大概也没人会为他们叫屈,反而会叫一声好。


二、以蓝曦臣、聂明玦为首的世家子弟


这一类人大概是这群“正义之士”中真正的正义者了。


他们参与不夜天誓师,不是为了私人恩怨也不是为了什么利益,而是因为此时的wifi已经失控到对修真界产生威胁,所以必须铲除。但他们执行这个正义的过程中,也罔顾了一个真相----wifi本身就是金光善的算计下的受害者,wifi在穷奇道截杀时是被冤枉的。


他们在维护一个正义的同时湮灭了另一个正义,我想对蓝大、聂大这种对自身要求严格的人来说,这件事是很矛盾的,因此在前世乱葬岗围剿时,这两家“可有可无”。但毕竟是他们自己选择参与的,所以在这过程中无论牺牲多少门中修士,也都随着wifi前世的身死烟消云散。


三、以易为春、方梦辰父母为例的散修


这一类人才是要说的重点。


如果说血洗不夜天后的wifi确实是易为春和方梦辰等二十多人的仇人,那在这之前呢?wifi又和易为春以及方梦辰等人的亲眷有何仇怨?没有吧!那他们为何出现在不夜天?为何要参与誓师宣言要杀死wifi?因为扬名!


“这些人就想跟着打头的主流队伍随波逐流而已,能杀一两具魏无羡的走狗凶尸,说出去也是威名一件。但若真的要让他们付出代价,那便没几个人愿意趟这趟浑水了。”


那二十余人的亲眷当初的想法,就如同现在与他们结伴的那数千“正义路人”一样,为了扬自己的威名,而对本和自己无怨无仇的人喊打喊杀。


他们有错吗?大概是没错的,谁让夷陵老祖恶名远扬,又确实在穷奇道大开杀戒呢;


那他们无辜吗?肯定是不无辜的。只看其错不听其冤,如此偏听偏信,贸贸然就参加一场战争,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,怪得了谁?杀人者恒被杀之。


Wifi血洗不夜天确实有罪,但他的罪不是杀了谁,杀了多少人,而是他放任了杀戮,“杀戮”本身就是一场罪孽。而他的“罪孽”在他前世被万鬼噬身,身死道消的那一刻已经全部偿尽。


-----


或许我两次提起“wifi一死抵千罪”的论调惹人反感,认为他都重生了凭什么还能说死过就偿还所有,转头享受幸福生活?


这么想的朋友请明白3件事:


1、wifi的重生是一场意外中的意外,它的本身是是一场悲剧。若非忘机的生死相护,wifi金陵台或乱葬岗都难逃一死和再次背锅的命运,而将这场悲剧扭转的是他们自己。若非wifi玄武洞相救,不会有现在的忘机;若非忘机抛却一切呵护重生的wifi,不会有他们心意相通,所以他们的幸福是因为他们彼此的努力,而不是谁的成全,他们该不该幸福关别人pi事。


2、wifi的重生是一场算计,并不是他诈死或者其他。前世的wifi确实是想用他的死终结一切恩怨的,并且老老实实的当了13年不夺舍不做乱的孤魂野鬼。而且永远不要把“死过一次”用“只是”这个词说的那么轻飘飘,曾经发生的事是无法抹去的。不要忽略康复的人曾经受过的病痛,不要忽略重生的人曾经的死亡,被万鬼撕咬身躯直至成为齑粉的痛苦他确确实实的承受过。


3、在你把自己和在意的人的生命看的珍贵无比的同时,永远不要忽略其他人的生命也同样是无价的。


文后各种小感想:


1、方梦辰等人确实是受害者,是不夜天遗孤,但要重生后的wifi面对他们像面对金凌一样愧疚是不可能的,最多是他来报仇时不会一掌拍死他,站在那不还手等他拿剑刺更是不可能。


2、很讨厌“忘机带wifi回蓝家是对蓝家人不尊重”的说法,蓝家满门皆是君子,不是满含偏见且记仇的小人,在忘机挨过33鞭后,那33位长辈对忘机只有恨铁不成钢的担忧,没有伤了他们的怨恨;对重生后的wifi也只是“永远讨厌他的“浪”,但辨出了他的“心””(zhuazhua《风雪里的堡垒》中语),蓝家4000条家规在于规束自我,但“规则之外,自有人情”。


此篇长评思维混乱,逻辑很迷,求愿意读它的朋友,看在我辛辛苦苦码字,删稿删到崩溃的面上,喷的轻一点(〃\'▽\'〃)(*/ω\*)||


————原贴于2018-8-31在晋江评论区发表



明白

终于明白他们说的我冷血是怎么回事。

所谓的冷血。只是说出来了那个不得不相信的答案。

我不知道为什么在我这个年纪会有这样不近人情的思想。可能小时候受家庭影响……我对儿女情体会不到。

孩子联系着父母关系。父母联系着孩子。父母可以没了孩子,他们还能再生。大不了伤心一会儿。可对于世界观尚未形成的孩子来说。父母是唯一。

大多数人愿意相信的温情……
我不信而已。

记鸟孩

我经历一场浩劫,但我并不记得,父亲说那时我还太小了。

  我不曾见过彼时,却知自己脚下踏着万人冢,父亲说那时一切都好。

  已废弃的灯塔再也无法点灯引航,残破砖石囚禁了肆意的心魔。黑乌鸦的巨大羽翼遮住了天空,青炎焚烧滞尽腐朽的孤岛。

  垃圾场里的血腥法则,一代又一代人受用,此时善良变成原罪,暴力引领至高。天空的血红色,侵染了每个人的心,埋下种子,生根发芽。人们满身伤痕,踏尸山血海向前,每个都杀过人。

  剧毒的土壤中开出的恶之花,无声盛放在荆棘丛前。玄黑丛生荆棘,守护金色桃源。播下希望的金色种子 ,下一个播种者啊,是否还要重演历史。

  

  

  “那是你的影子,永远也别想甩开。

  那是你。”

  “你拥有翅膀,却永远无法翱翔。

  别想逃。”

  “你第一次起飞,是为了引航。

  小心枪。”

  

  嘭——

  这是丛林,适者生存,弱肉强食。

  这是绝境,永世埋葬,无人生还。

  「“几年后再见,我在这里收铜。”」

  

  「我们是被遗忘的孩子,我们是孤儿。我们没有未来,我们的未来在垃圾桶里。我们的现在在垃圾桶里,鲜血是我们的法则。」——来自原影片

  手持武器嘶声呐喊,手举火把高声叫骂。火光照亮了每个人扭曲的脸。

  

  

  

  ——记《被遗忘的孩子》


星星一颗一颗落了

「飞雪连天射白鹿,笑书神侠倚碧鸳。三宗侠隐江湖路,十五孤影越女剑。」


文笔不够脑洞来凑。
它的来源只是我买了鞋坐公交回家,然后做过站下车差点忘了拿鞋。´_>`

【长顾】愿望录

#借梗——写满一百个愿望就会实现#
  #由那封绝笔引发的脑洞——假如绝笔书写了一百个愿望#
「那本是个乱世,有了他就是盛世山河。」

  风撩起帅帐前层层幔纱,吹开泛黄的古旧书页。这是第四封信,是寄给长庚的。顾昀推推鼻梁上的琉璃镜,思考了一下,从枕边拿出了一页写满了字的纸。那纸看起来有些年头了,却被顾昀保存得极好。纸张平平整整,一丝破损也无。

  多年前,顾帅不知从哪里听来的——写满一百个愿望就会实现。顾昀勾唇,低低地笑了一声。这有些幼稚了,但是试一试又何妨呢。万一,万一就实现了呢?

  「我终于一日会离开,现在,今生给不了的,先许你下一世吧。」

  从那时起, 他开始记录下一个个小小心愿,确实是小心愿,他没有那么多渴求的东西。这是他的愿望录,上面一笔一划一字一句所述的每一个愿望,却都是为另一个人许下的。

  此生有憾,愿许来世。再见君时,必还愿。

「一,愿君来世初心不改,温心依旧。」 
「二,愿君身来世不染巫尔骨。」
「三,愿君来世幼时家和,安乐。」
「四,愿君来世生时山河永蔚,万家长安。」
「五,愿君来世渔樵安乐,不必万死以赴。」
       ......
「百,愿来世常伴君身侧。」

  长庚坐在窗前,窗外的暖色日光洒在他面庞上。镀了层金的发丝朦胧了半个面庞,叫人看不出表情。他是微昂着头的,目光放得极远,氤氲了那人打下的翠色盛世山河的眸子不再清澈。乱世硝烟淡在眸子里,多少留了些浊,心里眼里却都盛着个心尖上的人儿,干干净净。长庚的指尖停留在那最后一个愿望上,细细反复摩挲着字迹。
铁画银钩的行书,经岁月之手,有些模糊了。字迹不似草书那般狂,也不似楷书那般端。正随了那人的性子。
这是冬的第一场雪,侧耳倾听雪落,籁籁雪声似就在耳旁。漫漫大雪之下,可曾掩埋了谁的心声道是思念?
  长庚有些烦躁地挠挠头,关了窗子,把一捧雪声关在了屋外。
  
    不是说,写满了一百个愿望就会实现吗。你说「“我大将军一言九鼎,战无不胜。”」,那可要做到了。不要来世,往后余生我都要你在我身边。

    雁北归,竹又生。江南战况那般,你现在又如何了——可是又受了伤?江南是否也下雪了?我不在身边,你定是又忘了添衣吧。

    不知君是否安好,不知情从何而起,一往情深。
 附一曲雪声送抵江南,替我传思君之念。

    我的将军啊,幸识。

    “你不在了,留这么多愿望叫我一个人读着玩儿么?”
    “怎么忍心呢,我的心肝儿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