旧时路缄忆

「12hour时差党」叫時漠就好。
不入流写手,脑洞梗一大堆。(咕咕咕x)
偶尔会丧,日常摄影。

记鸟孩

我经历一场浩劫,但我并不记得,父亲说那时我还太小了。

  我不曾见过彼时,却知自己脚下踏着万人冢,父亲说那时一切都好。

  已废弃的灯塔再也无法点灯引航,残破砖石囚禁了肆意的心魔。黑乌鸦的巨大羽翼遮住了天空,青炎焚烧滞尽腐朽的孤岛。

  垃圾场里的血腥法则,一代又一代人受用,此时善良变成原罪,暴力引领至高。天空的血红色,侵染了每个人的心,埋下种子,生根发芽。人们满身伤痕,踏尸山血海向前,每个都杀过人。

  剧毒的土壤中开出的恶之花,无声盛放在荆棘丛前。玄黑丛生荆棘,守护金色桃源。播下希望的金色种子 ,下一个播种者啊,是否还要重演历史。

  

  

  “那是你的影子,永远也别想甩开。

  那是你。”

  “你拥有翅膀,却永远无法翱翔。

  别想逃。”

  “你第一次起飞,是为了引航。

  小心枪。”

  

  嘭——

  这是丛林,适者生存,弱肉强食。

  这是绝境,永世埋葬,无人生还。

  「“几年后再见,我在这里收铜。”」

  

  「我们是被遗忘的孩子,我们是孤儿。我们没有未来,我们的未来在垃圾桶里。我们的现在在垃圾桶里,鲜血是我们的法则。」——来自原影片

  手持武器嘶声呐喊,手举火把高声叫骂。火光照亮了每个人扭曲的脸。

  

  

  

  ——记《被遗忘的孩子》


星星一颗一颗落了

「飞雪连天射白鹿,笑书神侠倚碧鸳。三宗侠隐江湖路,十五孤影越女剑。」


文笔不够脑洞来凑。
它的来源只是我买了鞋坐公交回家,然后做过站下车差点忘了拿鞋。´_>`

【长顾】愿望录

#借梗——写满一百个愿望就会实现#
  #由那封绝笔引发的脑洞——假如绝笔书写了一百个愿望#
「那本是个乱世,有了他就是盛世山河。」

  风撩起帅帐前层层幔纱,吹开泛黄的古旧书页。这是第四封信,是寄给长庚的。顾昀推推鼻梁上的琉璃镜,思考了一下,从枕边拿出了一页写满了字的纸。那纸看起来有些年头了,却被顾昀保存得极好。纸张平平整整,一丝破损也无。

  多年前,顾帅不知从哪里听来的——写满一百个愿望就会实现。顾昀勾唇,低低地笑了一声。这有些幼稚了,但是试一试又何妨呢。万一,万一就实现了呢?

  「我终于一日会离开,现在,今生给不了的,先许你下一世吧。」

  从那时起, 他开始记录下一个个小小心愿,确实是小心愿,他没有那么多渴求的东西。这是他的愿望录,上面一笔一划一字一句所述的每一个愿望,却都是为另一个人许下的。

  此生有憾,愿许来世。再见君时,必还愿。

「一,愿君来世初心不改,温心依旧。」 
「二,愿君身来世不染巫尔骨。」
「三,愿君来世幼时家和,安乐。」
「四,愿君来世生时山河永蔚,万家长安。」
「五,愿君来世渔樵安乐,不必万死以赴。」
       ......
「百,愿来世常伴君身侧。」

  长庚坐在窗前,窗外的暖色日光洒在他面庞上。镀了层金的发丝朦胧了半个面庞,叫人看不出表情。他是微昂着头的,目光放得极远,氤氲了那人打下的翠色盛世山河的眸子不再清澈。乱世硝烟淡在眸子里,多少留了些浊,心里眼里却都盛着个心尖上的人儿,干干净净。长庚的指尖停留在那最后一个愿望上,细细反复摩挲着字迹。
铁画银钩的行书,经岁月之手,有些模糊了。字迹不似草书那般狂,也不似楷书那般端。正随了那人的性子。
这是冬的第一场雪,侧耳倾听雪落,籁籁雪声似就在耳旁。漫漫大雪之下,可曾掩埋了谁的心声道是思念?
  长庚有些烦躁地挠挠头,关了窗子,把一捧雪声关在了屋外。
  
    不是说,写满了一百个愿望就会实现吗。你说「“我大将军一言九鼎,战无不胜。”」,那可要做到了。不要来世,往后余生我都要你在我身边。

    雁北归,竹又生。江南战况那般,你现在又如何了——可是又受了伤?江南是否也下雪了?我不在身边,你定是又忘了添衣吧。

    不知君是否安好,不知情从何而起,一往情深。
 附一曲雪声送抵江南,替我传思君之念。

    我的将军啊,幸识。

    “你不在了,留这么多愿望叫我一个人读着玩儿么?”
    “怎么忍心呢,我的心肝儿。”

温宁碎碎念

#来自温宁的碎碎念#
(假装还是中元节xx)
(大概是书信体)(:з」∠)_

致姐姐——
姐姐,今日是中元节了。都说“七月半,中元节,鬼门开,故人来”。但姐姐为何不来看看温宁……温宁想你了。
姐姐,你知道么,阿苑还活着。他过得很好,还交到了很多朋友,是含光君抚养了他。只是,阿苑似乎不太记得以前的事了。不记得我,不记得姐姐你……
不记得,也好。

姐姐。魏公子和含光君不久前结为道侣了,魏公子告诉我说他们要归隐了。温宁觉得这样挺好,祝他们幸福!

温宁不再总是跟着魏公子了。温宁偶然会悄悄跟着阿苑和他的朋友们夜猎,保护他们。就算是……赎罪吧。但温宁自知,那些罪,是温宁一辈子也还不清的。

温宁回了乱葬岗,把以前咱们住的地方打理了一遍,新修了几间屋子,虽也不会有人来……第二次乱葬岗围剿后,魏公子加固了结界封印,这里便极少有邪祟作怪了,即使有,温宁也能处理干净。夷陵的环境好了些,百姓们似也生活得不错。

说起第二次乱葬岗围剿,姐姐……那时,是你们救了我们吧?!
是你吧!
是你们吧!
那日温宁把大家的骨灰都收好了,放在我建的祠堂里。

姐姐,温宁不明白。明明不是我们的错,明明不是姐姐的错。他们却……算了,不提也罢。姐姐,还有大家也是。明明他们杀了你们,你们为何还要救他们。你们已为他们死过一次,却又为他们死了第二次……

姐姐,阿苑很好。魏公子很好。夷陵很好,乱葬岗很好。温宁也很好。
只是姐姐……你为何不来看看温宁,温宁真的很想见你,有好多话想和你说。

原来,挫骨扬灰、魂飞魄散之人是再也见不到的么……?

  
  

宣个群,现玄,日常轻松向。就是万物可拟人!来玩。(ㅅ´ 3`)♡
【夕隐公寓世界观】
故事发生在一所小镇,这里本是一位收藏家的私人公寓,收藏家死后,公寓内意外有了特殊磁场。收藏家生前的藏品们都可以化成人。自由转换人、物形态。
渐渐公寓内化形者发现不止这座公寓,小镇也因为某种磁场导致各种日常可见的东西包括无可视形态的]可化为人形,小镇化形者被公寓化形者中外出的人带回住下。
公寓内化形的被称为纯户,外来者被称为外户。化形的物体之间有微弱磁场可以互相辨识。
这所公寓只有夕阳西下时才会出现,而且出现地点不定。公寓规定——人类可以住宿,但只限定一夜,转天早上,那人会离开,失去对公寓的记忆,并留下一件随身物品作为报酬。公寓可以外出但必须在二十四小时内回来,若是超过这段时间便会变成本体永远无法变成人形。
来到公寓的物品皆可化为人形但时间不定,只有在这生活一段时间以上才能彻底适应这里的磁场并自由转换。

论魏无羡

#这儿羡羡个人向,不接受各种ky#
魏无羡此人,个人视若珍宝。

他犯过错,杀过人,后过悔。若重来一次,我坚信他依然会走上那条独木桥。义无反顾。

我偏偏就喜欢上了他这种性格。

放荡不羁,争强好胜,君子坦荡,逞能,坚强,骄傲,随遇而安,做事不顾后果,开朗乐观,似是什么伤痛都不放在心上。他也曾肆意年少,心里有个英雄梦,做着“明知不可而为之”的事。

若不是这些性格集于他一人之身,前世种种,他怕是连乱葬岗围剿也撑不到。

献舍重生之后,他的性格里少了些许年少轻狂,多了成熟稳重。似是看淡了许多。

「偏偏是被万人唾弃,却又救万人于水火。」他总是这样——义无反顾。孤身一人,倒行逆施。

他不是一个放不下过去的人,但是过去种种,他忘不了。他受过很多伤,却从不喊疼。不是不痛,只是无人知晓。

有句歌词唱「不夜天,有道是。千人唾骨,恶名加身,世人我不识。」那样的世人,他确实不识。「孤勇之后,世界尽在眼前。」他做到了,一条独木桥走到黑,也看清了世界。前世从来就是条死路,连“如果”都没給他留。

乱葬岗三个月,没人知道他经历了什么。没人知道他没了金丹,只道他不知礼数不再佩剑。

出来后,射日之征立下汗马功劳。在明知“鬼道损身心”的情况下吹笛御尸战斗。

明明被弃乱葬岗,九死一生,明明无可奈何只能孤身入鬼道邪途,明明为天下人所不理解,被误解,背负了一堆莫须有的罪名和骂名。可他在人前却依旧一潇洒恣意的模样,所有的痛苦都被他掩藏在笑容下。

「所修非常之道,但行正义之事。」他何时真正心怀邪念过?

笑也疏狂,涕也疏狂 。世人皆到老祖无心无良,但我知。

 众叛亲离,非婴所愿。

家破人亡,非婴所愿。

 歪门邪道,非婴所愿。

「 他道: 你们还想讨还什么?无非是要我下场凄

 惨,以消自己心头之恨罢了。请问我的下场你们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嘛?“ 你没了一条腿,我碎尸万段,死无全尸;你失去双亲,而我早就家破人亡,被家族驱逐,是条丧家之犬,双亲骨灰都没见着一个。”

他道:“ 说吧,你们还想我怎么还?”」

他经历风雨,参透生死,却仍能保持初心,保持坚强,保持柔软,不减赤诚。温柔地对待别人和整个世界,不管什么时候看到他,都是一张明亮的笑脸。眼睛闪光,嘴角上扬,好像经历磨难的不是他。他还是云梦那个风流恣意的轻狂少年。还好,蓝忘机终于可以在他从树上掉下来时紧紧拥住他。

十三年后,他依旧都是那个笑意盈盈的少年,他的内心足够强大到将所有的不甘,悔恨,忿忿都嚼碎了吞下去。因为他是魏无羡,独一无二的魏无羡。他从来都是把痛苦捏碎了藏起来不让别人看见的。

这样的人,何其难得。偏偏这样一个人,等到了独属于他的一方归宿。那个等了他十三年,愿意用余生去爱他一人的蓝忘机。

再世为人,愿你永远初心不改,余生厮守一人,此曲《忘羡》不终!!!